首页 >> 文化 >> 文学 >> 正文

最爱堤东行不足
高密新闻网 2019-6-12
欢迎登录“高密民声在线” ,全市85个上线部门在线为您解忧
民声在线 高密新闻网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冯际刚

“九曲胶河”发源胶南铁镢山,自高密胶河生态发展区空冲水入境,流水汤汤,蜿蜒曲折,至柏城镇堤东村任性地摔了一个牛轭状大弯,转向东北,一路奔去。
无论清晨或是黄昏,我都?#19981;?#29420;步胶河长堤(堤东段)。当初选择家住印月潭花苑,也是为了亲近胶河。左手城市,右手乡村,哪一个我也舍不得放手。走向乡村,看得见乡愁;走回城市,捡得起生活。四季轮回,一天一天,用脚步丈量城市与乡村的距离,也享用着胶河风物赐予我的清欢……
霜降,草木摇落芦花?#20303;?br /> 草木摇落露为霜。热?#33267;?#19968;春一夏的胶河,经过几场秋霜,开始安静起来。燕?#21491;?#32463;南归,蛙鸣虫唱不再,蒲草颓然萎地,寂寞的河道显得?#34892;?#31354;旷。稍远处的孤岛也褪去丰腴,?#27426;?#23494;不透风的树林繁华落尽,枝条裸露,瑟缩秋风。这时候,最怕遇上阴雨天气。唉!秋风秋雨愁煞人。
漫步长堤。正在心绪低落的时候,一阵风来,风吹雾散,芦花摇曳。是哪一场风霜,染得芦苇白发满头?顺着起伏的芦花,望向对岸,隐约中似有佳人龋龋独行。曦光未启,她将去向何方?蓦然间,《诗经·蒹葭》中的意境,才下眉头,又上心头。“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有位伊人,在水一方”。对岸,不就是“水岸东方”吗??#23395;?#31934;巧的庞大建筑群矗立胶河东岸,真得?#34892;?#37027;位建筑群的命名者,让我们在被城市化建设压得喘不过气来的钢筋混凝土间找到些许温暖的诗意。该建筑群高昂的房价是否与诗意的“水岸东方”有关,我没有过多的研究。只是觉得,在物欲横流的今天,人们更需要安放心灵的诗和远方。
草木?#29992;?#33469;到黄落,再从黄落到萌芽,那是生命的轮回。萌芽吐绿,是一种美;黄落成熟,又何尝不是?譬如,眼前的这两颗芦苇。他们心无旁骛,执子之手,?#21360;?#32469;?#25165;?#38738;梅”走来,到如今?#26114;?#39068;?#36947;?#30333;发新”,仍相濡以沫,不离不弃。根根相交接,白发尚抚?#20303;?#26093;日初露,霞光万道,忙补晨妆,那颗瘦弱的芦苇面庞泛红,幸福着她的幸福。阵风吹来,交头缠项,爱意绵绵,相互为?#33489;降?#21435;身上的浮尘,约定着来生再会。望着,望着,泪光潸然。那是两颗芦苇的爱情啊!苇犹如此,人?#25105;?#22570;!我走下河堤,站在他们面前,想了很久……
清明,烟柳长堤燕呢喃。
“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那是晏殊的《破阵?#21360;?#26149;?#21834;貳?#26191;殊说的不错,梨花开,清明来。西风与东风几番纠缠,到了清明,东风才站住脚,登上堤东的舞台。
站住脚的东风,来不及歇息,就呼朋引伴在堤东的舞台上表演开了。时令很配合,天气渐暖,胶河的氤氲水汽合着长堤的蒸腾地气,营造着演出的氛围。柳树颇解事,柳丝用它敏锐的触觉,最先感知气候的变化,天气稍暖,?#22836;?#20102;绿色,冒出楔形的絮芽。不几日,柳的身?#25105;?#36719;了,身姿袅娜,长发飘逸。沿堤的柳树是与生俱来的舞者,一曲东风,便手舞足蹈,时而轻歌曼舞,时而热辣劲舞。柳枝舞过长堤,碰到行人的脸上,拂一把,又碰到脸上,便嫌她碍事。碍什么事?挡住了行人匆匆脚步。烟柳长堤上,只有我一个闲人,合着河中的芦苇、蒲草和岸畔的野蒿、苦菜?#21360;?#33970;公英、野茄子等,痴迷着柳的舞姿,蒲公英笑得最欢,野茄子笑得岔了气、不住地颤抖。“谁家新燕啄春泥”,晓事的燕子呢喃着,在烟雨朦胧的柳?#32422;?#31359;行。
其实,我更?#19981;?#22312;春风微醉的晚上,微醺后一个人漫步长堤。身后是喧嚣的城市,眼前是烟柳长堤。放下白天的冗务,什么?#37096;?#20197;想,什么?#37096;?#20197;不想。长堤非我一人所有,谁关注,谁欣赏,谁与她亲近,谁便拥有了长堤。“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24615;隆?这道理是?#26410;实?#25991;人柳永告诉我的。不就是写了句“忍把浮名,换了?#30196;?#20302;唱”?至于吗,在临轩放榜时,生生地划掉了人家十年寒窗换来的进士?#26263;凇?#27492;后,那个清瘦而挺拔的身影头也不回地走向烟花柳巷、立尽泣血斜阳。为社会下层放歌,才华亦不埋没。“本人虽作曲子,却不曾道?针线?#24515;?#20276;伊坐?”,宰相晏殊不懂的曲子,歌妓们懂得。于是,“凡有井水处,必有歌柳词”。那个老是在离别、转身、上路的柳永死了,死在路上。她们唱他的词,招他的魂,哭着喊着找她们的三变哥哥……
料峭春风吹酒?#36873;?#25260;眼望天,杨柳梢头,新月如?#22330;?#20551;如柳永生在当下,会怎么样呢?剪不断,理?#23396;摇?#22812;深了,是该回家了。
小满,麦稍渐黄茅花开。
?#24222;?#20113;:物致于此小得盈满。二十四节气里的“小字辈”,后面总跟着个“老大”,如小暑大暑,小雪大雪,唯独小满后却是芒种。蓬勃却不曾极致,饱满却懂得餍足。小满,这名字真好!
“小满三候”,一候苦菜秀,二候?#20063;?#27515;,三候麦秋至。这时节,天气晴好,白天炎炎夏日,晨昏凉风习?#21834;?#34892;走长堤,凉风拂我面,野草牵我衣,我不得不放慢脚步。近年来,胶河上游少雨,河水已经断流,河道?#34892;?#26143;点点散布着一些水洼,蓝天映在水里,水的?#19976;?#20063;就变为蓝天的?#19976;?#27700;洼边上,芦苇青青、蒲草墨绿,挨挨挤挤,挤成绿洲的形状。一群苇鸟飞起来,又落下,从这个绿洲飞到那个绿洲。落群的一只飞来,落在一颗芦苇上,芦苇歪斜了几下,?#23616;?#20102;身?#21360;?#22564;边,苦菜吐艳,?#20063;?#26543;死,白茅花开正浓。白茅花穗纤?#24863;?#38271;,一只只直立着指向蓝天?#33258;?颇为自负。像一个个书法大家,蘸一笔胶河水,?#22931;?#29255;刻,阵风吹来,悬腕挥毫,?#39318;?#40857;蛇,在蓝天上书写心事。
这是属于麦子的季节。“麦秋至”中的“秋”,指的是时令,虽才入夏,但麦子将到“秋”熟之时。堤边远处,在一座座高大的钢筋水泥建筑空隙,零星散布着一块块麦田,远远望去,片片金黄。如今,在眼前堤东村整体搬迁的?#38386;?#19978;,络绎不绝的车辆碾压着松软的土地。应该?#34892;?#38463;龙先生的《堤东景物略》,要不然,过不了多久,堤东人也许会丢失内心的柔软,从而忘记回家的路。
最爱堤东行不足,从霜降走到清明,再?#24551;?#26126;走到小满。当下最好,花半开,酒微醺,人无执,皆是人生好境界。其实,好境界是走出来的。认准了的事,坚持走下去,一天一天,一年一年,不也就是人生嘛?
(责任编辑:张艳艳)  
 
北京pk10走势怎么看